【伞修】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BGM:最接近天堂的地方——张杰


叶修,生日快乐。

都市AU。HE。

摄影师苏 X 外科医生叶。


OOC是我的。




在你身边,就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而你就是我日思夜想的天堂。


Chapter 1.

西藏对于无数爱好摄影和以摄影作为职业的人是一个练手再好不过的地方。


玛旁雍措,传说玛旁雍措是最圣洁的湖,是胜乐大尊赐与人间的甘露,圣水可以清洗人心灵中的烦恼和孽障。她是雍仲本教,印度佛教,印度教所有圣地中最古老,最神圣的地方,她是心灵中尽善尽美的湖,她是这个宇宙中真正的天堂,是众神的香格里拉,万物之极乐世界。


叶修看着手机里的介绍,里头提到的那些教他一个都不信,也懒得去了解。选择来这里的原因,不过是久仰大名,一睹圣湖风姿罢了。


远离了都市的繁华喧闹,打开车门,深吸一口新鲜空气,并没有想象中的氧气,而是高原反应。


靠在车边慢慢地一点点恢复,候鸟成群落在湖面上,带起一圈圈涟漪,远处冰山尚未消融。举起手机似乎不用怎么特别找角度看构图,每一张随手拍下的照片都是天堂。


照相机快门的声音清晰地响起,叶修不由自主地向声音的源头看去,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人,举着摄像机对着他,还没有任何偷拍别人的不好意思,举起相机向他挥了挥手。


“不知道人有肖像权吗?”


“所以我这不是来征得您的同意了吗?”


“给我看看拍得怎么样?”


一个专业爱好者拍一个旅游爱好者拍照片的场景。苏沐秋承认他拍这张照片只是因为有趣,或者说只是第一眼,叶修这个人就引起了他的兴趣。


“你好,苏沐秋,是个摄影师。”


“叶修,医科生。”




Chapter 2.

再见到,是北京。


西藏的几天对于叶修来说是一种忙里偷闲的放松,也是难得的接近自然的时间,玩得再开心也躲不开他回到北京之后的一脑门子事情。


学医是一个十分艰苦且漫长的过程,实习考试背书。从考上医学院到正式能成为主治医师至少要十年的时间,尽管是众人眼中的学霸学神,对于叶修来说也并没有多轻松,只能在实习的时候苦中作乐。


苏沐秋拿着排队的单子找了个人少的地方靠着拿手里的器材筛选之前拍的照片,忽然肩膀被人捏了一下,疼得他差点跳起来,


”颈椎病还老这么低着头?“


”好久不见啊。“


”是啊,有几个月了。“


苏沐秋看着叶修的衣服不像是来看病的,大概猜出来叶修是在这里实习的,


”怎么?你在这里实习?“


头顶是明晃晃的骨科,叶修摇了摇手里的资料,也顺道靠在苏沐秋旁边的墙上,一只手架在苏沐秋的肩膀上叹了口气,


”差不多吧,我在那边普外,过来送资料的。“


”大忙人。你几点结束?有没有空赏脸吃个饭?“


”五六点吧。看谁完事吧,走了啊。“


叶修甩了甩手里的资料,留下了一个潇洒的背影,苏沐秋看了看等着的人叹了口气继续摆弄起了手中的相机。笑意不自觉地沿着嘴角蔓延,苏沐秋突然觉得脖子也不疼了,腰也不酸了,可能这就是巧合。




Chapter 3.

“Hey帅哥,来杯酒喝吗?”


叶修看着舞池里疯狂的人实在是没有High起来的动力,大夜里的不睡觉非得到这种贱受的地方high,叶修这种思维是理解不了了,靠在吧台上玩手机,被人拍了肩膀吓得一激灵,声音还有点耳熟?


“你怎么在这儿?”


苏沐秋递给叶修一杯调好的鸡尾酒,上面飘着薄荷叶,清凉的颜色十分清新。


“无聊嘛就来帮朋友一趟。缘分啊朋友。”


“缘分缘分,这个,度数不高吧?”


叶修狐疑地转了转杯子中的液体,小小的吸了一口,叶修咽了下去喉结动了动。


“不高不高。”


辛辣的酒精从胃里返回口腔,一直进入脑子,辣的叶修直咧嘴,直接把杯子退还给苏沐秋,摆了摆手,


“你这个不高要害死我的行不行啊”


叶修不能喝酒是苏沐秋没有想到的,他调的也不算高,一般人能接受的范围内。


苏沐秋会调酒也是叶修没有想到的,一个摄影师,会调酒,这个人还是挺有意思的。


“对了,我这个月还要再去西藏,你去吗?”


叶修听了之后没说话,拖着腮帮子盯着苏沐秋,几根手指在下巴上毫无规律的敲着,盯着苏沐秋都要发毛了才说话,


“行啊。”


然后站起来拍了拍手就走了,回头丢下俩字,


“回见。”


这个人真是,苏沐秋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等了那么半天就留了两个字,然后拍拍屁股走了,看了看手边的鸡尾酒,恨恨地喝了,不懂欣赏,明明那么好喝。



Chapter 4.

不得不说,苏沐秋对西藏这个地方情有独钟,在世界屋脊上四季的景观都不同,在每一个乡村城镇都是淳朴的人民对于宗教虔诚的信仰。


叶修也挺想看苏沐秋这么极力邀请他去高原有什么特殊的理由。


非要说也不过两点,一是叶修是个医生,二是看上叶修了。


“我也顺道带着任务呢。”


叶修双手交叉放在脑后靠在椅子背上闭目养神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


“还挺神秘,说说吧。”


“救死扶伤嘛。”


两个人从北京上了青藏高速一路上走走停停,3600公里的距离,开了四天多,叶修觉得自己都要瘫在车上了。自驾游的好处就是速度自己控制。晚上也避免不了进入市区住酒店,两个人一间房并没有什么,但叶修发现苏沐秋的身材好像还不错?对比自己一下自己肚子上的一整块,嗯,该运动了,算了,生命在于静止。


再度回到曾经相遇的地方,各色的经幡顺着风飞扬,带着人们的祝愿飘向远处的冈仁波齐峰。


白雪覆盖,是雪山独有的沉静。像有魔力一样。叶修闭上眼睛,感受着清爽的风。鼻子上突然一沉,苏沐秋把一副眼镜架在他鼻梁上,


“防雪盲的。”


叶修比了个OK的手势,苏沐秋已经走远了,拿着相机在各种拍,找角度找构图,叶修伸了个懒腰。


高原上当然不会有什么五星级酒店,两个人找好了一户民居借宿,一起挤在一间屋子里小小的床上,裹紧被子取暖。在苏沐秋快要睡着的时候,听见旁边叶修的声音,


“我再也不说北京的冬天冷了。”



Chapter 5.

在医疗条件缺乏的青藏地区,叶修这种医生当然比苏沐秋更受欢迎。


高寒地区能种的农作物少之又少,农民们也格外珍惜自己的那一块土地,毕竟就指着它吃饭了。


平时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叶大少爷也体验了一回田园农夫生活,帮忙翻地播种检查农作物,虽然开始有些笨拙但还是学的有模有样。叶修看着十分熟练的苏沐秋擦了一把不存在的汗,插着腰喘了会儿气,这个人有什么不会的?


不用干农活的日子苏沐秋就跟着叶修去周围人家挨家挨户的寻访,小病小灾的当然是能帮就帮,几天下来周围都知道从北京来了两个小伙子什么忙都帮,人特别好。


美名传出去了要干的事情也就更多了,经常累的回去瘫在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


“叶修。”


“嗯?”


“我们去看星星吧。”


“大艺术家的文艺细胞又蠢蠢欲动了?走吧。”


在高原上氧气稀薄,夜空也是更加璀璨,平均海拔四千米的青藏高原当然比北京更接近天空。


两个人坐在地上抬着头,仿佛一伸手就能触碰到星星。就像李白诗里写的那样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如果天堂就在那层星空,那么这里就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最靠近那个幻想世界。


“叶修你想过天堂吗?”


“我无神论。”


“这里大概就是天堂吧。”


一个毛茸茸的球从苏沐秋身边窜过去,让叶修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倒是苏沐秋先一步反应按住了那个小动物,毛茸茸的一脸惊恐看着两个人。


“这是什么?还挺可爱的样子。”


“这个叫高原鼠兔,青藏高原独有的物种,因为很像老鼠但又是兔子得名。”


苏沐秋给兔子顺了顺毛,让兔子安静下来,交在叶修手上,然而兔子可能不太喜欢叶修,立刻开始扑腾,叶修就开始专心致志和兔子斗智斗勇,周围又响起相机快门的声音。


“苏沐秋你又拍我!给版权费了吗?”


回应他的只有苏沐秋爽朗的笑声。最后当然叶修这个外来客斗不过本地土著高原鼠兔,乖乖地放走了这只小兔子。


两个人又都坐在地上,叶修把头靠在苏沐秋肩膀上,企图找一个更舒服的方式仰着。



Chapter 6.

在西藏呆了一个月的两个人明显又黑了不少,苏沐秋偶尔翻出第一次遇见叶修的照片经常笑叶修黑了不少,大少爷受苦来了。


叶修当然也不甘示弱地怼回去。


回到北京苏沐秋就消失了,短信微信偶尔回,叶修重新陷入医学的魅力里,似乎再无交集。


有时候叶修也会怀念那段时光,两个人刚刚好的时间。


“叶修,有你的快递。”


薄薄的快递拆开只是一张门票,苏沐秋的个人摄影展。


在摄影展的最主要的墙上贴着一张照片,一个人的侧影,抱着一个兔子手忙脚乱的,远处的背景是一片星空海。底下的名字是Heaven。


“我问过你相不相信有天堂,遇见你才知道,在你身边就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所以,叶修你愿意做我的天堂吗?”






字数:2812





最后的碎碎念时间:

想过很多写什么,脑洞其实来自于寒假学校补课的时候地理课看的纪录片哈哈哈,在那个最美好的地方让拥有最美好的年华的他们有一段理想的爱情,或许就是我的理想国。

陪叶修过得第二个生日,希望以后也能过下去。

老叶,生日快乐。



最后,对不起拖了后腿,乖巧。

评论 ( 6 )
热度 ( 82 )

© 静静关注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