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周】 Prisoner of love(1)

BGM:Prisoner of love——宇田多光


 @暖若安阳——杂食者 安阳小姐姐的点文。

都市现实向狗血混搭。主江周,有伞修。

OOC X3


月更(1/1)


1.

有些人注定是等待别人的,有些人是注定被人等的。


江波涛靠在柔软的沙发上举着一杯精心调制的鸡尾酒发着呆消化着叶修带来的消息——周泽楷要回来了。


为什么不告诉他?


废话,你会告诉你前男友这种事情吗?尤其是周泽楷这种一旦分手恨不得天涯不见的人,他一直很纳闷他当年做过什么就把周泽楷直接气到三年都不见他。


他明明那么喜欢他,为什么呢?



2.

周泽楷望着窗外的景色发呆,飞机滑划上云层,地面的景色一点点缩小,看不见,直到变为一片白色,飞向B市。那个虽然不是他出生的地方但他这么多年长大的地方。


周泽楷把要回来的消息第一个告诉的是叶修,这个一直在帮助他对他来说就是亲哥哥一样的人,从把航班号发给叶修开始周泽楷就在想叶修会不会把这件事告诉江波涛,结论是会。以他对叶修的了解,即使叶修有时候十分不按常理出牌。


那么回来之后,就无可避免的要遇上江波涛,他应该说点什么?可能还是不说话比较好,比较符合他的风格。



3.

苏沐秋推开包厢的门的时候就看到叶修和江波涛相对无言,准确说是江波涛发呆,叶修玩手机。这不是平时的风格啊?


把拿的吃的放下,苏沐秋坐在叶修旁边,一胳膊肘怼了怼叶修,然后用下巴点了点江波涛的方向,叶修看了一眼他的动作,翘着二郎腿靠在苏沐秋身上找了个舒服姿势,毫不在意地开口,


“喜欢的人要回来,然而没告诉他呗。”



4.

友情进一步可以成为爱情,爱情退一步却不再是朋友。


这句话放在周泽楷和江波涛身上再适合不过,两个人一起长大,江波涛比周泽楷小一年零几天,不过因为11月的生日提前上学无伤大雅,顺势两个人就一起做了同学。


虽然家里老说周泽楷是哥哥,照顾着点弟弟,但最后谁照顾谁还不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


而周泽楷拿江波涛当弟弟,江波涛却没有一点心思把他当哥哥。


周泽楷从小就长得好看,不过分的秀气也不过分的粗糙,小孩子总有玩过家家的年龄,周泽楷因为安安静静的而且长得好看就被披个毛巾当头纱当新娘,而作为习惯性大家长的江波涛玩笑之际也曾许下金屋藏娇的童言。


就像刘彻没有和陈阿娇白头到老,他们甚至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这句话只留在了岁月里,留在了家长无心的调侃里,唯独没有留在周泽楷的心上。


岁月逐渐老去,人也一点点地长大。


两个人都是学习好的典型,而面庞里都带了几分南方人的精致,从来不缺少追求者,当然大部分都是冲着周泽楷去的。虽然江波涛再好但在周泽楷的光芒下总会让人习惯性忽略。周泽楷的攻略难度自然不必说,直接就是地狱,就有一些女生看破了周泽楷的难度转身发现了江波涛,而江波涛却从来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毕竟他眼里之有周泽楷。


高中三年,周泽楷在传言中谈过不少女朋友,但真的认认真真的在一起过的可能只有两个,而谈的就是上个世纪那种一起学习一起做题牵牵手就会脸红的小恋爱。可现在是二十一世纪,况且这里可是B市,就算是女生又能单纯到哪里。


撑不过三个月就都分手了,一众女生一看没戏,“走投无路”地萌起了两个人的CP,毕竟牵牵小手一起学习一起做题这种事情周泽楷和江波涛完全做起来没违和感啊,什么一个人打球另一个递水之类的人家八百年前就做过了。


江波涛自然乐见其成,周泽楷却有了烦恼,毕竟他只把江波涛当朋友,大概就是那种我拿你当兄弟你却想上我。


高二分班,两个人尽管理由不同也都选了文科,一个是家里希望走老一辈的路从政,另一个则是自由发展想画画当设计师。


周泽楷想出国学习家里自然万分支持,于是上了高二周泽楷就开始全方位的忙了起来,学美术学专业知识上语言课,周末忙的脚不沾地,连江波涛都看不见人,上高三之后自然就更见不到人了。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江波涛算算日子,按照这个公式计算的话自己这辈子估计要到搭进去了。他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喜欢周泽楷的,大概是只要遇到什么第一个就想到的是周泽楷怎么样,遇到有意思的事情第一个想跟周泽楷说,更是在刷到喜欢一个人的特征的时候和自己的表现全都对上号的时候,确定了他命里选择的那个人,叫周泽楷。


然后他选了一个时间自信满满地表了白,周泽楷出国之前。然而只收获了周泽楷地落荒而逃和离开B市后的几个字邮件,邮件的内容闭着眼睛江波涛都能默写出来,大概就是这么多年我只把你当兄弟,祝你高考一切顺利。


这些字还是周泽楷反反复复敲了不知道多少遍改出来的,虽然周泽楷在现实面对面交谈中是个话废,但是对着电脑并不是,他明明可以写个议论文议论一下江波涛的好但他只把江波涛当兄弟,但是,他却对着电脑发呆了一个小时不知道说什么。


或许因为这个人到底是不一样的,但哪里不一样周泽楷却无法给一个准确的定位。


命运的十字路口,他选了逃避。一逃就是三年。



5.

ESMOD的学期是三年制,毕业之后可以选择继续进入对应的大学深造,也可以就进入时尚圈工作,而学校会帮助毕业设计前十五名的同学开创自己的个人品牌,并且会在之后P市的时装周上有专门的秀。P市的时装周作为世界四大时装周之一每年都会引起世界范围内的关注,全世界的设计师都为之向往。


周泽楷对那前十五名自然势在必得,兵行险招,在C国的传统风格发扬光大的同时周泽楷也选择了这种新兴的元素于自己的毕业设计中,用的好自然是一步成功,而用不好身后就是悬崖。


飞机在跑道缓缓停止滑行,停在对应的停机坪上。下飞机,拿行李,出站,对周泽楷来说再熟悉不过,中间还可能帮自家老妈从免税店里带各种他不用但必须都要懂的化妆品。这个于2008年正式投入使用的航站楼给B市繁忙的空中枢纽分流了很大一部分的国际航班,周泽楷几年出国回国都是走的这里,他很喜欢这里,起码足够宽敞。落地窗外看着飞机起降,承载的不仅仅是一个个人,更是一件件事一段段情。


走出出站的地方就看到一身便装也难掩身姿的孙哲平。


“老叶被叫回去开会了,让我来接你。”


“嗯。”


实际上算起来,孙哲平和叶修才是实际意义上的发小,两个人都在军区大院里长起来,叶修是从了政,而孙哲平却一门心思的要从军,跟家里跪了一晚上之后就被扔到在战区改革中被划分到南部战区的Y省。


从小锦衣玉食的生活养起来的哪里过过苦日子,但孙哲平还是咬着牙撑了下来,甚至还进了管理层,一步步发展,履行了自己最初的诺言。


当然还拐了个男朋友回来。


“你就是周泽楷啊,你好,我叫张佳乐。”


“你好。周泽楷。”


阳光,向上。周泽楷第一次见面给张佳乐下的定义。他无法理解两个人在一起的原因,但无法否定的是张佳乐和孙哲平的相处方式很好,一种巧妙的和谐。


大概是知道周泽楷不怎么爱说话,张佳乐也不刻意去跟他说什么,一直跟孙哲平在说,天南海北的,眉飞色舞的。


他不免的又想起江波涛,不记得是第几次想起这个人。他们之前的相处模式很像老夫老妻,有时候安静的可怕各干各的互不打扰,有时候江波涛负责说他会安静的听着,从风花雪月到天文地理。


不得不承认江波涛的语言功底很好,即使再无聊的事情放在江波涛嘴里说出来总是想让人听下去。


“老叶说你回来要给你接风,就他们家那个酒吧,明天晚上七点。”











瞎扯时间:

你们猜能不能见到啊~~~~

留评论关爱我么么哒w

评论 ( 29 )
热度 ( 58 )

© 静静关注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