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不如新】霸图餐厅

2017张新杰生贺24H。

新杰,生日快乐。


系列戳下方TAG城名荣耀。

OOC与私设齐飞。




BGM:Ice Cream Cake——Red Velvet




城名荣耀。


荣耀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也足够不少人在这里安家置业,寻找一生归宿。


霸图餐厅周围也有很多店铺,比如对面的蓝雨冰激凌店,隔壁的微草药店,斜对面的轮回甜品店。


作为一个学会计里面为数不多的理科男,张新杰找工作的速度超过了所有的同班同学,甚至在不声不响的谈了个恋爱。


韩老板的餐厅在荣耀城里赫赫有名,最早一批入驻主街的店铺,销售额的扛把子,以中餐为主,八大菜系应有尽有,不过做得最好的还是鲁菜,毕竟老板是地地道道的山东青岛人,在齐鲁大地下熏陶下茁壮成长起来的山东壮汉。


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照进餐厅,带着一股言情小说的七夕,这时候女主应该推开门向男主微微一笑,然而,并没有。


这个时间的张新杰坐在教室里端端正正记着笔记听课,高数这种东西就是所有要学高数的学生的噩梦。而此时韩文清在菜市场里挑着菜进货。虽然是中餐馆,但是装潢却没是简约大气的风格,在这里拿着刀叉吃西餐都不会有任何违和感。每个桌子上吊灯撒着温暖的灯光,看着窗边来来往往的行人。


“欢迎光临。”


“看到门口,这里招人是吗?”


张新杰抬起头看到韩文清也是一惊,不过很快安慰了一下自己,长得凶一点而已,人好就行了。


简单的互相认识了一下,韩文清对这个会计的要求也没多高,只要不记错帐,清楚明白就行,张新杰严谨的性格很符合他的要求。


从那时起,张新杰没事会往店里跑,做完自己的工作就乖乖地复习,当然,是在韩文清的办公室。韩文清虽然是老板,但同时也是主厨,所以一天都呆在厨房里,除了休息的时候一天都忙上忙下的。


有时候韩文清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张新杰不是还没来就是已经走了。


韩文清这个人对于整洁这个问题就是想整理的时候会整理的好好的,但平时只要找得到就不会很注意。而张新杰每次来都会把凌乱的东西分门别类,电脑桌面也是一个个文件夹的排列好,韩文清每次都觉得自己招了个田螺姑娘。当然这个要给工资的,而且是个男的。

 

作为店里一群大老爷们里难得的高材生,张新杰被其他店员奉为神迹,不光因为高学历和为人处世的滴水不漏,更重要的是他敢给韩文清提意见,关于发展,关于菜品各个方面。

 

当然外人眼里那是外人眼里,在韩文清眼里的张新杰不止一面,除了学习,工作之外还有哦吃东西的样子的,明明喜欢的想吃的不得了还要摆出一副这个东西不好的样子,比如蛋糕。

 

张新杰嗜蛋糕如命大概是谁也没想到的,尤其是巧克力草莓蛋糕,在甜品中最喜欢巧克力,水果中最喜欢草莓,结合在一起当然对于张新杰来说再好不过。

 

斜对面的轮回甜品店最擅长做蛋糕,一块不到二十块钱,也不是很小,对于张新杰这种学生党来说再合适不过,虽然张新杰并不缺钱,韩文清每个月给的薪水就够他一个月生活费还能稍微浪一浪的,但勤俭持家的张新杰还是会能省的就省一省,万一以后还要买房子呢。

 

再加上即使用的材料再怎么上档次也到底是巧克力和奶油,张新杰利用自己强大的自控力,给自己规定一周只能买一次。

 

每周的同一时间韩文清一打开办公室就能看到张新杰坐在沙发上,拿出叉子,一点点的品尝着蛋糕上面新鲜的草莓,脸上的满足是他从未见过的。

 

这么容易就满足吗?

 

餐厅的厨子们明显感觉老板最近笑的次数明显变多了,而且每到周日呆在厨房里的时间都变少了,一到快到张新杰来的时间就开始看表。

 

张新杰觉得自己最近也是够倒霉的,几次刚到店里就被社团的人一个电话叫回去开会,甚至有一次连蛋糕都没来得及吃,又急匆匆地回学校了,虽然餐厅离学校并不远,但一次次这样也挺让人恼火的。

 

直到寝室里的水管爆了。

 

一栋楼好几十个寝室,偏偏就爆了这一间,张新杰也是很想不通。还好,重要的东西都没损失什么,但当打开宿舍看到水漫厕所的那一幕,还是挺震撼的,就像丧尸片里被墙堵住的丧尸突然门开了往外涌一样壮观。

 

而学校的其他宿舍不是在装修就是还没修好,水管经检查也不是他们弄坏的,学校只能提供了补助和赔偿让他们去外面租房住,修水管不过就几天,但连带着学校决定把整栋楼的水管都要修缮一遍。

 

“想什么呢?”

 

难得看着书发起了呆的张新杰被韩文清抓了个正着,发呆的时候直愣愣地盯着书的样子好像有点反差萌,除了吃蛋糕这个萌点之外,韩文清又在张新杰身上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

 

听张新杰简单地陈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韩文清突然说了一句,

 

“要不然住我那里?离这里离学校都不远。”

 

“好。”


听到韩文清的话的时候张新杰明显愣了一下,在张新杰的世界里他们俩好像还没熟悉到那个地步,虽然他霸占了人家的办公室以及办公桌很久,当然这一切也只是张新杰以为。

 

平时一没课就跑的人都不知道去哪儿的张新杰已经被同学们默认为谈恋爱了,说打工都没人信的程度。

 

张新杰也是室友里最快找到住的地方的,当然除了家在本地的室友之外,更让人确定了他是谈恋爱了不是打工了的猜测。还被几个关系好的同学一致解释成,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讲故事。

 

把张新杰骗到自己家的韩文清开始想怎么能让人留下来,虽然很艰难。两个人的作息时间导致除了在餐厅基本上不怎么能碰的上,每次张新杰起床去上课或者早上没课去餐厅的时候韩文清都已经走了去进货了,餐桌上是做好的早饭。

 

不得不说,大厨就是大厨,对比学校的食堂,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在进入餐厅工作之后,只要张新杰在,饭一定是在餐厅吃的,帮张新杰省了一笔可观的饭费。

 

最开始张新杰的饭还是和员工们一起吃,到后来就变成了他和韩文清俩人吃,对于此,韩文清的解释是高层当然吃的不一样,然后张新杰说什么都没有用。

 

这个人好像对自己不太一样?

 

在爱情方面明显迟钝了不是一个八拍的张新杰突然对着一本室友塞给自己的爱情小说懵逼了。但当他不确定的时候,学校的宿舍修好了,他也只能回了学校,然而当他就是随口提了一句早饭好吃之后,他只要早上没课,早饭一定是韩文清做的,有时候还会帮他做了便当餐盒当午饭或者晚饭。

 

而在员工的眼里韩老板突然开始不务正业了,经常动不动就跑出去几个小时,但餐厅里的事情一样没耽误他们也无话可说,当然这一切都没让张新杰知道。

 

在韩文清看着蛋糕第n次不符合自己的要求之后,韩文清没疯,孙哲平疯了。他第一次见着韩文清这样,当韩文清跑来问他怎么做蛋糕的时候,他以为韩文清要开始抢他们和甜品店的生意,结果是为什么他也没问到,只能任劳任怨地从第一步开始教。不过这样的态度孙哲平也意识到,应该是发生了什么,这样的表现一般是,谈恋爱了,或者说,喜欢一个人。

 

“老韩不是我说你,做的真的很好了。”

 

你还是更适合锅铲,真的。孙哲平没好意思把话说出口,做蛋糕是个细腻活,炒菜同样,但虽然都属于厨艺的范畴两个之间的联系却没有那么紧密。

 

孙哲平不是心疼这些东西,反而更好奇这个人是谁。在第n次问不出来之后,他只好冲门口站着的张佳乐耸耸肩,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虽然这么一直在练做蛋糕,但韩文清给张新杰做饭这个工作依旧风雨无阻,甚至还多了送餐的功能,最开始以为张新杰是订外卖的室友后来在看了一次张新杰的饭之后开始集体抱怨张新杰这个恋爱谈的简直羡煞旁人。

 

而在看到给张新杰送饭的人之后,又集体懵逼了,男的?然后安慰自己可能就是帮忙送饭的。

 

张新杰一向不太管别人的话与流言蜚语,看着每天盒子里都是变着花样的自己喜欢吃的,看着镜子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胖了。

 

说话的时候无意间透露出来的想减肥又被韩文清逮到了,虽然是个壮汉但还不如允许人家心细吗?于是韩文清又开始和张新杰一起健身,早上或者晚上有时间的时候一起跑步之类的。

 

张新杰突然觉得他的生活的每一个细节好像现在都离不开这个人的参与了。

 

张新杰过生日那天赶上期末考试,下了考场的张新杰像往常一样先向轮回甜品店走去,却被江波涛告知今天的蛋糕卖光了,还附赠了一个神秘的微笑。

 

不是很开心的张新杰也没停下向餐厅走的步伐,一如往常地推开门,餐厅没有开灯,一般这个点都应该是营业时间啊?为什么没有人?突然生日快乐歌的声音响起,礼花从头顶上落下,饶是镇定如张新杰也被吓了一跳。

 

韩文清推着装上了蜡烛的巧克力草莓蛋糕的车从后厨走出来,上面插着三个巧克力牌子,每个上面都用写着不同的字,明显是一个写不下了的结果。

 

第一个上面写的是:Happy birthday!

 

第二个是:我喜欢你。

 

第三个写的是:吃了这个,你就是我的人了。

 

一个个看完的张新杰突然就乐了,

 

“那我有三个问题。第一个,是怎么知道我生日的。”

 

“员工资料啊。”

 

“第二个这是谁帮你想的话,这么二。不过,我喜欢。”

 

韩文清指了指旁边看热闹的孙哲平和张佳乐,张佳乐吐吐舌头,这样不是比较流行嘛,怪他咯。

 

“第三个,蛋糕这么大,不健康。”

 

韩文清点点头,看着张新杰把三个巧克力牌子一个个吃下去,却没想到张新杰主动凑上来给了他一个吻,带着巧克力味的,蜻蜓点水的吻,然后张新杰的耳朵一片通红。 






字数:3447


碎碎念:

卡文卡了一下午,整个人生无可恋,根本不知道怎么下笔,韩张好吃但是太难写了啊啊啊啊觉得整个人物就在boom shakalaka。

评论 ( 30 )
热度 ( 87 )

© 静静关注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