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翻越宇宙。

翻越整个宇宙,只为遇到你。


 @苦昼短      清臣,生日快乐。


BGM:翻越宇宙——白艺潾



  Would you like to come over to me?



相遇。


喻文州第一次遇见黄少天是在日本。


登上富士山的路上有一片树林,不知深浅,据说每年有数不清的老人怕拖累子女选择在这里死去,也是传说中凄美爱情结束的圣地,在迷茫的仪式感中死去使它被赋予了更多的意义,传说,这里踏进去就无法出来。


青木原树海。


喻文州拖着腮帮子听着导游的讲解,望着窗外掠过的森林,他还不想死,不过是个有趣的题材。


登上平台,坐落着一个纪念品店,每年也有无数游人在这里寄一张明信片给自己,或者给爱人给家人,印着富士山白雪皑皑的明信片就是这里最好的象征。


给父母寄过一张,咬着笔杆的喻文州最终决定还是写下自己的名字,他一个单身汉寄给谁还不如寄给自己。


相机快门的声音落下,喻文州不禁抬眼,一个棕发男子用手里的相机正对着自己,看见自己转过来有点悻悻地挠挠头,不太好意思地开了口,但一开口就是炮弹一样的话一串连一串。


“不好意思只是觉得你这样很有意境就拍下来了,不可以吗?不行的话我删,唉你别不说话啊。听不懂中文吗?不是中国人?”


“你给我开口的机会了吗?”


“啊不好意思,我这个人说话就这样,别介意啊。”


喻文州把笔帽盖好,打开合上,重复的动作是他生活工作里各种恶趣味之一,清脆的声响在他看来很有吸引力,轻轻摇摇头看清了那个有些歉意的男人,在他乡遇到同样是中国人,即便是在这样中国游客遍地的日本也会让人有意外的惊喜。况且这个人说话间还带着几分自己熟悉的乡音。


“没关系不介意。你是,广东人?”


“哎你也是吗?”




再遇。


韩国首尔。


蚕室体育馆外是夜色深沉,只有路灯,呼啸而过的汽车还有步履匆匆的行人。而体育馆内是粉丝们的一阵阵尖叫,这个夜对于一些粉丝来说,注定是不眠之夜。一年奔波在外的爱豆也只有发片期后会开一两场演唱会安慰一下本国粉丝。


喻文州对韩国没什么印象,这两天来给他留下的印象大概也只有吃的好贵,一个人除了必要的工作之外就是逛逛有名的食品街博物馆之类的,甚至最有名的世界上最大的室内游乐园乐天世界都没有在他的计划范围内。而那些韩国的各样爱豆他其实也没什么了解,但是他的歌单里也总少不了几首韩语歌。


黄少天的时间都用来环游世界了,对于追星他没什么兴趣,还不如多去吃点美食。而表妹则是天团的狂粉,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抢到了天团的演唱会票,却因为各种原因去不了了,只能交给表哥黄少天,再三恳求表哥一定帮她拍视频之类的。黄少天接过票的时候还刚下飞机没多久带着倒时差的混沌,点点头,看了一眼票好歹还认识,为了不露怯还特地去补了天团的资料和应援。


最后的安可结束,黄少天看了看表,没有多停留冲了出来,他要去赶最后一班之前的地铁,不然打车是一件很贵的事情。


“哎?喻文州。好久不见啊,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


大部分的粉丝还没散场,场外依旧是空荡荡的。


听着歌游荡的喻文州就格外显眼,坐在路旁的长椅上哼着轻松的调子,这个人唱歌还蛮好听的嘛,黄少天凑过去拍了一下喻文州的肩膀。


“哦?少天。好久不见,巧啊。来看演唱会?”


“一部分吧,既然遇见了明天有什么计划吗一起啊。”


“好。”


回去的路上黄少天才把原委讲给喻文州听,黄少天去过不少国家说的事都很有意思,逗得喻文州几次笑弯了腰,两人对过去过的地方才发现有些地方原来他们都去过只不过恰好都错过了。


“你下一步想去哪里?”


“布拉格的广场,无人的走廊,我一个人跳着舞旋转。”




相知。


对于北欧,是喻文州从未涉足过的地方,他也曾听闻北欧小镇的闲适,向往过雪山的雄伟,在教堂里虔诚祷告着的信徒,和爱人牵手漫步到生命尽头的老人,这里,代表着太多的美好。


分别从北京和广州出发,在莫斯科汇合转机前往捷克。


黄少天说他想来这个地方不光因为蔡依林的那一首歌,也因为那个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的电影,徐静蕾饰演的故事很感动,也因为想来这里挑战一把跳伞。


说完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喻文州则是轻声地应了一句,好啊,我陪你。


黄少天是一个喜欢自由的人,他希望在他年轻的时候能够走遍这个世界每一个他想去的地方挑战一切他想挑战的东西,毕竟人生只有一次青春,有条件就挥霍不如多享受一下。


随着飞机升上几千米高空的时候喻文州的心还在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不管是谁直接被要求签生死契不慎得慌,虽然喻文州并没有恐高症,看着神采奕奕的黄少天,喻文州还是反复再三和教练确认安全。


黄少天在前面跳,看着黄少天的身影在视野中一点点变小,喻文州也被教练带着跳下了飞机,急速下坠的自由落体运动的那一瞬间有一种跳楼的感觉,当伞被打开的时候速度明显慢了下来,底下的绿地在眼前一点点放大。


早跳下来的黄少天卸了身上的跳伞装备,顺了顺自己因为风吹的而凌乱的头发,仰起头,看着喻文州从天边缓缓降落的样子,


“喻文州!我喜欢你!”




相爱。


喻文州不是第一次来新加坡,对于这个地处热带的狮城他是十分好感的,作为一个吃货省的人,新加坡有点甜的风格满足了他探索美食的好奇心理。比起之前来都是随意找个差不多的酒店这次可是约会来的,虽然不是蜜月但胜似蜜月,谈恋爱的蜜月期嘛。


总是能看到海的地方会让黄少天心旷神怡,他钟爱一切有美景的地方,新加坡他来过,比起一个人的自由他更期待这次两个人的浪漫。


两个人沿着河边一路的灯光,观景摩天轮由尽收眼里到必须仰着脖子才能看全,他还跟喻文州笑着说道治好了颈椎病。本来就是个俗到不能再俗的摩天轮,为什么他还有点期待?


本来以为只是正常的和别人一起挤一个座舱,直到被喻文州带上两个人专属座舱,还有摆好的一桌美食,他又一次觉得,眼前这个人,怎么这么好,他喜欢的果然没有错。


夜幕下的新加坡,华灯初上,165米顶峰的高度,极目远眺除了可以饱览新加坡市中心之外,还能看到直到约45公里外的景色,包括印度尼西亚的巴淡岛、民丹岛,以及马来西亚的柔佛州。


这些资料他来过几次早已烂熟于心,但和爱的人一起的感觉,不一样。


“喜欢吗?”


“你做的,我都喜欢。”




相守。


传说在冰岛和最爱的人看极光是一生最美的一次旅行。


或许是在亚热带生活惯了,两个人都对寒冷的地方有天生的抵触。大概是因为一个人没办法取暖吧。


“我怎么突然觉得这样的场景像小品里的东北人呢?”


的确是,坐在长椅上的两个人互相哈着气搓手还不停的跺脚,可能此时配个军大衣和北风那个吹比较合适。然而这里不是东北而是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的郊外,在这个全世界最北端的首都这样的动作在一众相对于这里来说来自南方的游人并不奇怪。


当太阳带电粒子流进入地球磁场,使高层大气激发,在高纬度的夜间就形成了。在漆黑的夜空划过各色的光芒。黄少天激动地指着这里那里看也看不够,拉着喻文州这里看看那里看看,相机就没停下过。


“少天,在漠北的最北端有个古老的传说,看见北极光的人,是上天钦定的幸福的人。所以,你愿意和我一起幸福下去吗?我爱你。”


“我也爱你。”








赶上了没迟到,怪我的懒癌。



评论 ( 7 )
热度 ( 183 )

© 静静关注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