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张】岁月无多人易老

 @苦昼短  清臣太太搞得联文。

二战背景。

私设与OOC齐飞。

第一次写韩张。



"韩司令,这,就走了?"


昏暗的光线间觥筹交错,台上歌女低声浅吟着夜上海的音符,舞池里青年男女成双成对或翩翩起舞,或低声细语。


外头已是战火纷飞,而这里却如同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


红酒在杯中摇曳,沙发上的男子一手拿着酒杯细品着,另一只手搂着娇俏的舞女。抬眼望着欲走的韩文清,眼睛里却是不容置疑的样子也无法拦住韩文清的脚步,只是略有停顿,转过身道了句歉,便匆匆出了舞厅的门,伸手招了辆人力车,回了行馆。


"明日还要赶火车,恕不奉陪。"


夜色已深,居民区早已见不到光亮,只有路边的店家为了招揽深夜里那屈指可数的生意,也是给路人行个方便而放的灯笼。


韩文清一向不乐意参与这样的应酬,这次出来只因为只有他跟上海罢了。再者打仗出了要人,也得有钱买武器,买粮食。拼的不止是一口气,更是一个国家的底蕴。


整个华夏大地都被战火点燃,只是不知这火什么时候会烧到上海滩来。大概是整个中国的最后一块净土。


月色朦胧,行馆的门在视线中逐渐变大,给了车钱谢过那车夫,一步步迈进行馆。


皮鞋踩在楼梯上,发出声响。


这个行馆是所有不驻扎在上海的将领在上海所住的地方,从叶修到韩文清,亦或者喻文州肖时钦,有头有脸的将领大多都入住过这里。


卧室的灯依旧亮着,推开门,却吵醒了张新杰,虽然早已过了他原本睡觉的点,却还在撑着等着韩文清回来,但生物钟还是让他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下面是写了一半的作战计划。


"回来了?"


"嗯。"


把睡得迷瞪着站起来想回去却晃晃悠悠的张新杰打横抱起来,小心翼翼地放在整洁的床上,于爱人眉间落下一吻,韩文清才轻声的收拾好东西,在张新杰旁边躺了下来,关了灯。


若是没有战争纷扰,这样的时光也是岁月静好。


他们是在学校认识的。


作为整个军团的直属院校,荣耀军校以严苛和科目种类多而著称。每一个从这里出来的都是如今战场上能数的出来的精英。


在荣耀军校还没声名远播的时候,甚至在完整的体系还没成型的时候。


年轻的青年为着报国的梦想,离家万里。韩文清是,张新杰亦是。


作为学校最早一批毕业的学生,韩文清接手了霸图军区,负责山东及河南的整体军事力量。国家在被资本主义蚕食,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在北平发生,战争全面爆发。


而这一年,张新杰毕业,根据自愿分配,进入了霸图军区,担任军区总指挥,韩文清担任总司令。


十五天后,因为准备不足和敌军火力原因,北平与天津依次沦陷,驻守北平的微草陆军战队全面转移,收复上海。


战火在华北战地越烧越旺,从北平到上海,从南京到武汉,直到年底。山东大部分沦陷。


韩文清望着战场上的尸骸遍地,天空上还不断有飞机抛下一枚枚炸弹,不时有惨叫与哀嚎传来,医疗组在忙前忙后的救治伤员。


这样在平原上的正面对攻,迂回战术或者队形已经没有用武之地了,身旁的小指挥官明明在颤抖却还是一副冷静的样子,突然很想把人搂在怀里。


生生压抑住了想法,战场上,只有冷血的士兵与指挥,没有儿女情长。


但是最后,也没有止住来势凶猛的攻击。


这一战,你死我活,每个人都努力了。而谁也没有想到,这一战打了八年。


南京被屠城,每个军团的最高指挥官难得的坐在一起,对相对无言。三十万人,就这么被屠杀殆尽,已经无法用语言形容这种残忍。


不杀此人,誓不为人。


每一个将领都在心里许下诺言,尤其是原管理南京所在的江苏的呼啸军区的林敬言和方锐。一个善用地形巷战的陆军和一个空军。


二月,料峭的春寒还未散去,联盟集合部队于徐州与敌人进行正面交锋,霸图作为陆战部队中最精锐的部分作为主攻,呼啸策应,头顶有蓝雨派来的郑轩带的空军进行配合。张新杰,作为总指挥官,韩文清作为总执行官。


经历了几场战斗的指挥官褪去了开始的青涩,恢复了冷静的本性。出其不意制造机会吸引火力,设置陷阱利用一切能利用的资源。他们没有浪费的资本,只能把现有的每一个人每一件装备最大化利用。头顶飞机盘旋,即使是平日里懒散的郑轩也在战场上全力以赴,在生命面前,没有军区的划分,他们是一个整体,一个为了国家的整体。


以毙伤敌军一万多人的战果成为抗战以来最大的胜利,对敌军两个精锐师团造成重创,但是南北两线敌军源源不断增兵,这次胜利没有扭转徐州战场的局势。


五月,徐州失陷。


八月,联盟再次调集全部力量,以武汉为中心与敌人进行对抗。所有能参与的部队全部参战,与本地的雷霆军区进行协调,匹配物资与装备。


通过电报和消息他们才知道,这一次参战的部队是战争打响以来最多的一次,光联盟的参战部队总人数就打到一百万。也就是说,这一战至关重要。


也只有韩文清知道,张新杰难得的焦虑了,即使还是平常的样子,但是夜里却辗转反侧。他无能为力,只能一遍遍的安抚着张新杰,这是爱情吗,生死攸关的时刻来不及去想那么多,他只知道,张新杰对他来说很重要。


这个一直站在他身边的指挥官,有能力与自己并肩的指挥官在任何时候都没有一句怨言。只是一味的前进,不知道放弃。


雷霆军区以精密的机械而著名,但是在战争条件下谁有资源有工厂有时间去给你研究那些东西?雷霆的最高将领是中校肖时钦,与张新杰是同届同学也是关系比较好的朋友。两人虽然战术研究的方向不同但是总有可以交流的地方。


武汉位于江汉平原东部,由于清末洋务运动的刺激逐步发展工业,是重要的经济中心。


以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代价或许已经不是自损八百了,甚至是伤敌一千自损两千的代价,使敌军丧失了战略进攻的能力。并使敌军一个军团重创获得局部战争大捷。但这也不能扭转形势。


10月21日,敌军由海上登录占领广州。蓝雨军区全部退至粤北地区,10月25日,武汉三镇相继陷落。作战中心迁往重庆继续抵抗。外援苏联空军志愿队参加了保卫武汉的空战。在历时4个多月的武汉会战中,联盟伤亡40万人,以巨大的牺牲迎来了战争的战略相持阶段。


从最开始的猛攻到相持,时间在一年年过去,曙光在一点点接近。因为各种因素各军区的人员也都在变化着,霸图军区也迎来了联盟最优秀的飞行员空军少将张佳乐和他的战机百花缭乱,也有了最善于利用地形的此时已是大校的林敬言。


即使霸图的实力在壮大,但是整个战争的形势依旧不稳定的左右摇摆着,一分一秒都无法停歇。他们是战场上的利刃,斩断来敌,保家卫国。


1940年8月,战争开始的第三年,华北地区发起了以切断交通线为目标的百团大战,这一次霸图仅仅是派出了林敬言带领部分士兵参与。


是人都会累,人也不是无私的,他们也有自己的任务去保卫自己所固守的那一块疆土,一直在奉献得到的也不全是美名。


落后的地区甚至连电报都难以及时送达,除了整理作战的日子以外,张新杰偏爱在屋顶上看星星。摘下眼镜,眼前的世界变得模糊,点点星光闪烁,也是一种美。


让自己逃离这个世界,难得的净土。


有时候韩文清也会陪着他,这样陪着就很好,都不是多话的人,只是让自己放空一下,他们也是人,在成为一个将领之前,他们先是一个人。比起冲锋陷阵的士兵他们要负担的更多,或许比起士兵他们的生命更容易获得保障,但是他们肩上的不止是他们自己的命,更是一个部队的命。


1942年,远征缅甸。


霸图军区临危受命,与虚空,雷霆一起远赴缅甸与外国军队一同抗争。


战术理念的不合,语言的障碍都在妨碍着他们的合作。因为援军的冲动失误陷入敌军包围,张新杰不得不放下手中的事项派兵解救被敌军围困的己方部队。而这一战也让所有的增援外国部队心服口服。


韩文清站在一旁,看着被外国友人围着赞赏的张新杰,嘴角泛起了笑容,转身回屋,但心里一阵自豪,这就是他喜欢的人啊。


1943年,轴心国解体。


到缅甸的一年半以后,开始反攻。敌军节节败退,而己方气势一路高涨,一直为战争所烦心的张新杰也露出了难得一见笑意。


1945年1月,收复解放缅甸。两年远离故土,他们没有辜负期望,在这里为国家赴外作战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1945年8月,随着敌方的无条件投降,这一场持续了八年的战争正式结束。民众自然是拍手叫好,他们这些将领在放松的同时也不能懈怠,计算损失,慰问伤员等事情也在展开,这当然都是后话了。


内战的伏笔也在被重新提起,虽说是攘外必先安内但这次选择了合作的两派在攘外后必须有个你死我活。


"我不惧怕战争,虽然这会打乱我的计划,但不管发生了什么,我的计划里都有你一起,一如既往。"


铁骨的汉子或许说不出什么情话,但一句诺言让他们会一辈子在一起,面对一切未知,哪怕是战争,哪怕是死亡。










【归档整理】

跪求评论,当个晚餐吧w

评论 ( 9 )
热度 ( 70 )

© 静静关注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