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园惊梦。(贰。

次回。

第一回→ 游园惊梦。

伞修。喻黄。双花。







“没几天孙哲平跟张佳乐就该回来了,这一晃都要立春了。” 

“北方的习惯,立春吃饺子?加上喻文州黄少天还有孙哲平和张佳乐,让小厨房弄点也不错。” 

“那就劳烦爱妃准备了。” 

红烛火苗摇曳,床帘帷幔,映出几分旖旎。 叶修的嗓音不由带了几分喑哑,原本光洁的脊背上星星点点的布了青紫的吻痕。 

“不麻烦,王爷出财,臣才有力气干活儿啊。”

尾音上挑更添几分春意,苏沐秋的声音本就好听,刻意压低了几分便不自觉的更加撩人。伸手抚上叶修的腰身,揉捏之间便传出几声低吟,而之后的喘息便湮没在唇齿交缠间。


晨光熹微,荣园里的几位主子还是贪睡的不想起。

“文州... ...”

“公子醒了?喻公子晨起早朝去了,请您午时往百花楼去。”

前些日子张佳乐拿鸽子给他递了信儿大军不日返程,算算日子也是差不多了,喻文州邀他去百花楼估计也是看这俩功臣返京。

窗外泛了点点迎春黄,点在尚未全融的雪间,总算有点人气儿了。绑了头发简单用了早膳,黄少天便跑出去了,就算先不去百花楼,这京城里好玩儿的也不少。

城门楼上,礼部的人虽早布置好了该有的礼节但真的忙活起来也只觉得分身乏术。叶修悄悄地打了个哈欠,趁人不注意挪了挪靠在苏沐秋身上找个舒服姿势。捏住苏沐秋想“作乱”的手,瞪了眼人。

苏沐秋也不介意,只笑着看了叶修一眼,便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看风景,这点儿小动作落在旁人眼里只道是王爷夫夫关系好罢了。

说道孙哲平和张佳乐,和叶修还有几分渊源,不然叶修就直接告假歇着了,哪儿会站在德胜门上当个先锋迎着俩人回京。

当年还是小孙公子的孙哲平便是叶修幼时的陪读也是玩伴,俩人也没少互相看不顺眼,平日里学堂或者演武场互相比划比划都是常事。

小孙公子尚武,家里又是武将世家,原本靠着家里祖辈蒙荫便可得个不错的一官半职,非得十六岁的时候自个儿去考了武举,靠着一柄重剑葬花就中了举人。

没多久就自请去了西北镇守边疆,两年回来之后,叶修也封了王爷,这一派也算稳定下来,直接就交了官印出去玩儿去了,畅游祖国大好河山。

没两年又自己一声不吭地跑回来了,还顺带了个张佳乐。据说是孙哲平往滇西那边儿跑的时候遇上往京城里干的张佳乐,被人救了,在一块儿回来的。张佳乐是谁?百花郡里这一辈儿的佼佼者,大概就是喻文州跟黄少天搁蓝雨郡的位置。

自小仗着身法飘逸学的是暗器,遇上孙哲平这么一个正面硬扛的自然是配合起来如鱼得水。

进了京里,遇上三年一次的武举,偏偏是运气不太好,最后遇上一个整好克他的,拿了个榜眼,才露了身份,连带着孙哲平一块儿,为了表忠心俩人就直接请命北边儿打戎族去了。

虽说看着孙哲平这人儿五大三粗的汉子,但从小跟着叶修长大也得近墨者黑咯,不显出来罢了,不然怎么就把张佳乐拐了。

“开城门!”

虽着侍卫的齐声呼喊城门徐徐而开,两旁士兵夹道迎入城。内九外七皇城四,便是讲的这京城的几个城门,皇城四方各一便为皇城四,内城九门,除了南城为三门外剩下三个方向均是两个城门,而外城七个城门却是少了北边个门没有。

北边内城上有俩门,一名德胜,一名安定,是京城御北方狼子的重中之重,军事重地,更有别名为军门。

张佳乐和孙哲平便是从安定门出兵,从德胜门班师,也算没辱没了这“旗开得胜”和“太平安定”之意。

俩人放缓速度,在叶修和苏沐秋前勒住缰绳,翻身下马,抱拳跪倒,

“臣参见王爷,王妃。”

“二位将军请起,皇上派本王在城门迎接二位以表敬重,二位由承天门进,皇上在太和殿侯着二位。”

顺着百花楼街边的窗户向下望去刚好能瞧见两匹高头大马齐头并进,马上之人是意气风发,建功立业回来了,街边的百姓被早已布置好的官兵限制在外侧,好热闹的都伸着头想看看这二位少年得志的将军的模样。

喻文州泯了口茶,拾起筷子,夹了块白斩鸡搁嘴里细细品着。对面儿黄少天不闲着,筷子在桌子上跳跃,唯独避了桌子上一盘儿秋葵炒肉,嘴里吃着东西还不老实。

“文州你说张佳乐回来得封个什么官啊,咱俩会不会也有一天去打啊,噫想想北边都好冷,嗯,好吃。啧啧啧可怜老叶跟老苏俩人站在城墙上等着,还是文州你聪明。”

“又是科举的时候了,少天你不想试试?”


俩人从百花楼回来已经是未时三刻了,叶修和苏沐秋还没从宫里回来,管家道是被留在宫里了,得用了午膳才能回来。

喻文州披了个大氅,坐在长廊里头,捧着杯雪顶含翠,含笑望着黄少天舞剑,冰雨剑锋在阳光映照下衬出片片剑芒。

“吁吁吁吁,别再招呼着我。竟耍花枪。”

“王爷吉祥,王妃吉祥。”

见叶修跟苏沐秋回来看热闹的侍女也就散了,黄少天悻悻地收了冰雨,冲装腔作势逗弄他的叶修吐了吐舌头,翻个白眼儿跑回屋里换衣服去了。

“这干啥?不怕冷吗跟外头练剑?找哥揍他一顿呢吧?”

“少天估计巴不得跟王爷比划比划呢。不如王爷就圆了他这心愿?”

喻文州随着俩人往里走,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话,自己寻了个椅子坐在一旁不疾不徐的品着茶,呵出一口冷气,暖暖身子。

“得了吧。从宫里带出来的消息,想不想听?”

“老叶你要说快说,别神神秘秘的。”

黄少天一团风似的进来,他跟张佳乐虽然一个跟南边儿一个跟滇西,但都是从小习武的,小时候见过两次也算投缘这些年虽没再见着但也总有书信来往。

叶修一撩褂子,一脚蹬在梅花小几上,一拍桌子上一本儿书当了惊堂木,摆了一副说书人的架势。

“皇上封了个侯爵给张佳乐,孙哲平手伤了以后举不了剑了,今年武举的主考官定给了张佳乐,哦还有他们明儿来吃饺子。”

虎头蛇尾形容叶修这番架势也不错,苏沐秋等他说完上去按了一下叶修的腰,叶修哎哟一声卸了气儿,恨不得整个人瘫在椅子上瞪苏沐秋,手指抖抖嗦嗦的,一副要死了的样,被苏沐秋拍掉了手。

“没个正形的。”










未时三刻没算错的话是下午两点半。
在拖长还是短篇肝掉之间纠结。

更新,我是认真的。

最后,我要评论QAQ
看我真诚的大眼睛O_o

【归档整理】

评论 ( 9 )
热度 ( 35 )

© 静静关注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