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园惊梦。(壹。

初回。

标题和文章没有半毛钱关系。

伞修。喻黄。双花。

古风。

顺着侍女的动作脱下了貂皮披风,叶修哈了口气搓了搓手,把手放到暖炉上暖着,侧头看了看,窗户外头虽然雪是停了但这寒风呼啸估计还得接茬儿下,

“沐秋呢?”

“王妃在文喻阁跟喻公子下棋呢。”

文喻阁里暖炉地龙都烧的暖和得让人昏昏欲睡,叶修撩了帘子进去,苏沐秋倚在榻上歪着身子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与叶修如出一辙。喻文州倒是端端正正地坐好,捧着杯莲心茶,清澈的绿茶里几颗莲子。披着个大氅,手里不时落子几枚。

“前辈别瞧了,少天不在。”

“那就好。哥可不想这大雪天儿的跟他打,哥这身子骨可承受不起。”

叶修撇撇嘴,一屁股坐在苏沐秋旁边,看俩人下棋,还瞎指点,也不是不懂就是诚心搅局,苏沐秋多懂叶修那个心思啊,把棋子儿一扔,

“改明儿再下,叶修你竟瞎捣乱。”

随着叶修入京七八年,别的没学着,叶修这一口京片儿倒是学了不少,话里话外间倒是也有了几分胡同串子里大爷的气派。

“少天这两天也嫌冷,把自己跟被子里裹得严严实实的不肯出来,若不是馋百花楼的点心也不会自己跑出去。算算时间,也该回来了。”

喻文州也收了棋子,笑吟吟地看着毫不避讳秀恩爱的俩人,轻泯了口茶,让侍女收了棋盘。也知道这俩不走定是等着点心呢。

“说起百花楼,孙哲平和张佳乐这一去打南蛮也有几个月了... ...”

“文州文州,看我带什么回来了,你们俩怎么也在啊。”

人未到声先到的也只有黄少天了,跑步噔噔地进了暖阁里,摘了披风暖手,看见叶修又要是一阵”腥风血雨”。

“蹭口点心,怎么着不许啊?”

“得得得,您是王爷,您最大。”

黄少天瞪了瞪眼,不欲与叶修多纠缠,接过喻文州倒好的茶杯,吹吹热气儿便一饮而尽,从内到外的都暖了过来,喻文州往里挪了挪,让人也坐上来,四个人俩俩作伴,隔着个茶桌,尝起点心来。

“没吃早饭啊?跟饿狼似的,我给文州买的东西都让你们俩糟蹋了。”

“怎么着,吃我的住我的还不让我吃个点心。”

喻文州揉了揉黄少天的脑袋,自然也就禁了声。俩人被一张圣旨召回京里,王朝定了百八十年,几代皇帝更替也没有什么大动荡,可惹着皇上心里头最闹腾还是属国。

蓝雨也算不上属国,就是个每年只上供定量贡品的郡城罢了,但只要有自己的军权和自个儿铸造钱币的地方就有起来造反的可能。

这一代轮到喻文州和黄少天当政,一个主文一个主武,倒也和谐,俩人自小一块儿长大,什么没见过,也不在乎那名利。皇帝招这俩入京无非也就是当个人质,收了政权,将郡城正式划归行省,名不变还是蓝雨。

为了安抚人,便封了喻文州个郡王,不过是个没有封地的傀儡罢了。本应该修个王府,却遇上国库紧张要打仗也不知真假,就借住在叶修这荣园里头。

为了省钱给皇上省心,最后户部寻了个折中的法子,给荣园改改,加个郡王的仪制,喻文州和黄少天就住这里头,跟叶修苏沐秋就伴儿。

再说叶修和苏沐秋,当年叶修还是个皇子的时候就老往外跑,经常就消失个个把月。十五岁时候消失了几个月就带回来了苏沐秋和苏沐橙兄妹,后来才知道这几个月叶修下江南玩儿去了,遇上了无父无母的这俩,吃的人的喝了人的不好意思才把人带回来。

这一带就是五年,五年后叶修及冠,作为皇子自然就坐享皇家的俸禄,而苏沐秋则是报了科举,殿试第一名状元及第,遇上皇上高兴,随口问了一句想要什么恩典,一般人就谢主隆恩了,苏沐秋能一样么,开口就是要叶修这个新封的王爷。

仔细盘问了一番之后,把人披上嫁衣送进了荣园。婚后和和睦睦,苏沐秋跟刑部挂了个闲职,偶尔过去点个卯,审问个犯人也就走了。

王妃这样一层身份在,朝堂上迂腐的大臣自然不能允许他做多大的官,既然自己选的路也没法后悔。

荣园据说是前朝摄政王的王府,本朝皇上得了江山之后保留了一部分又修了修就改了名荣园,叶修及冠的时候就赐了这园子名儿也没改当王府。

叶修自然乐呵呵的接过了园子还偷着乐呢,比标准王府大了三倍。祝了没几天愁眉苦脸起来,家里院子太大也不是什么好事儿,容易迷路。不说喻文州和黄少天刚来就差点迷失在梅花林里,就是娶苏沐秋的时候送亲的队伍也差点找不着道,误了吉时。

如今也好,分给喻文州和黄少天一部分,虽然小了不少但也好找道,王爷走丢在自家王府里,可就说不过去了。

“想说的话都让黄少天你给搅和了,张佳乐这打了北边儿戎族也有几个月了,该回来了吧。”

叶修说着话不忘塞块儿点心,苏沐秋点点头,喻文州慢条斯理的咽了糕点,

“昨天上朝皇上提了这事,是打的差不多了,不过绝戎族也是有几分难度,正常的话开春就该回来了。”

“啧啧啧这最冷的日子俩人跟西北一起过,真是患难与共。”

“张佳乐回来也该赐个将军府吧?当年收百花的时候什么都没给俩人就跑出去打仗了,这也就耽搁了。”

黄少天握着杯子吐槽,他虽然上战场没什么,但那冷的地方,一刻都不想呆,比杀了他还难。

“少天你说这日子冷忍不了,百花郡不也是四季如春的地方。这俩为了消除圣上的疑心不也得照样去打。”

喻文州回了黄少天的话,把杯子给侍女兑上茶水,才回了苏沐秋的话。

“昨天下朝之后皇上找过我,说要不然就把荣园割一部分给孙哲平和张佳乐,俩人算一个的统共一个将军府也比不上一个郡王府地方大。后来又说要等轮回郡的一并解决了,把耀园腾出来给他们。”

“我这荣园再分就没了。怎么你还不跟老冯求了把黄少天嫁进来?”

“不急。”

喻文州看着为了给白瓷瓶配个好看的花儿要去梅苑里摘红梅的黄少天,胸有成竹,早晚都是他的,着急这一会儿也没什么用。


别看是沐秋嫁给了老叶但真的是伞修!!


不知道有多长也没有大纲的文。
昨天去了大观园之后收都收不住。
更新不定没准就坑了。

最后,我要评论啊啊啊啊啊!
【归档整理】

评论 ( 8 )
热度 ( 37 )

© 静静关注你 | Powered by LOFTER